疫情下的武汉元宵节
来源:疫情下的武汉元宵节发稿时间:2020-04-04 17:52:22
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

其次,面对航母上发生的大规模感染事件,美海军需要找只“替罪羊”。在与媒体代表见面时,莫德利称,克罗泽尔的举动显示,后者“在不必要地惊动舰员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家人(的同时),却没有计划解决这些问题”。显而易见,美海军将“未能解决问题”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了克罗泽尔身上,企图推脱塞责。

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,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,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,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。在登上私家车前,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。按照美国的价值观,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。然而,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。在这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?

先从此事的关键点——求援信说起。3月下旬,由于更多舰员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,克罗泽尔给美国海军高层发了封信,指出舰上的情况正在“快速恶化”,请求允许舰上数千名舰员尽快下船隔离。

3月30日该乘务员以新上乘务组直飞西安至北京,航班没有旅客,也没有客舱的服务。直飞过程中西安海关通报该乘务员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,航班落地后,该乘务员即被安排专车入驻北京基地公寓楼进行隔离观察。北京市顺义区疾控中心进行流行病学调查,并采取咽拭子开展核酸检测,检测结果为阴性,31日转至小汤山医院在医院接受了两次的核酸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,已于4月2日出院,并安排14天集中隔离观察。

奉劝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尽早破除遮掩心态和官僚习气,踏踏实实为这场攸关美国民众与军人生命的抗疫之战做些实事吧!

今天(3日)下午,在召开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七十场新闻发布会上,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回应说:经与民航、海关等部门了解情况,这位网传空姐是海航的HU7976航班的乘务员。3月29日直飞SU7976航班,从多伦多到北京,第一入境口岸为西安,西安海关对乘务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,医学排查体温的测量为36.4℃,无乏力、发热、呼吸道症状等,现场采集鼻咽拭子。
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称,克罗泽尔在信件中写道,“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,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值得信赖的资产——舰员。”CNN援引一位美国国防官员上周五(3月27日)透露的消息称,“罗斯福”号上已有137名舰员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,“占美国军方确诊人数的10%以上”。但讽刺的是,美国军方却将解职决定归咎于克罗泽尔“糟糕的判断力”。

“目前跨国旅行具有较高的感染风险,这一病例在隔离观察期间二次出现症状但未及时报告,存有侥幸心理”,庞星火表示,希望有境外生活旅行史的入境朋友密切关注身体异常变化,及时报告并就诊。因为发出了一封呼吁拯救舰上官兵的求援信,美国核动力航母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的舰长布雷特·克罗泽尔,在当地时间3日被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利·莫德利解职。

据庞星火通报,某女,在美国留学。2月29日从美国底特律飞往荷兰鹿特丹,3月8日从荷兰鹿特丹乘火车经比利时布鲁塞尔至英国伦敦。9日至16日与同行的老师、同学共16人赴伦敦城南、城东、西南部小镇、某郊区庄园、圣保罗大教堂和格林威治等多地参观。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,经埃塞俄比亚转乘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4航班飞往北京,19日抵京,前往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。26日出现咽痛,未报告;29日出现咽干,未报告;31日隔离点对观察对象进行新冠病毒核酸主动筛查,4月1日患者检测结果为阳性,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。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、肺部影像、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,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,临床分型为普通型。患者自述,与其同行赴英的16人中,1名美国籍学生于3月14日发热,1名美国籍老师于3月30日确诊。